廉潔、擔當作爲典型人物公示宣傳NEWS

您現在所在的位置: 首頁 >廉潔、擔當作爲典型人物公示宣傳>正文

分享

字號

打印

江南新城公司呂邦雄:一身正氣的“黑面”總監

2019-08-17 02:46:36 湖北省文化旅遊投資集團有限公司

個人簡介:呂邦雄,男,1967年3月出生,湖北枝江人,2015年4月進入江南新城公司工作,現任公司工程總監。


2017年6月的一個早晨,鄂旅投·江南URD項目C區二標基坑邊坡施工現場,一行人正在四處察看,爲首的一人時而對著幾處指點比劃,時而一只手托著筆記本飛快地記著什麽,幾個年輕小夥子規規矩矩緊跟其後,不用猜,一定是工程總監呂邦雄帶著現場管理人員巡查來了。這天正是該邊坡支護工程在他的要求下停工整改後複工的第一天,呂邦雄全程神情嚴肅,挂著那副標志性的“黑面”。

老呂今年50歲了,江南URD項目剛剛啓動,他就帶著紮實的專業知識和30年來積累的重大項目管理經驗,加入了鄂旅投在宜昌的項目公司,出任項目工程總監。2015年,江南URD一期項目啓動,一二級聯動開發全面鋪開,兩年多的時間裏,老呂奔忙在辦公室和項目各區施工現場,卻在他的下屬眼裏、在乙方單位眼裏從一個資深領導變成了一個“奇葩”,大家背地裏都叫他“黑面總監”。提起老呂,從公司內部到乙方單位,都說不出來幾句“好話”。

“老呂這個人,油鹽不進、軟硬不吃”。江南URD項目大大小小的施工單位,覺得老呂是最不可親近的,打了幾年的交道,對他的評價依然是“油鹽不進”,他常常一句“不需要”的口頭禅拒人于千裏之外。2016年9月,老呂帶隊赴武漢學習考察,隨行的合作單位提出要給老呂和下屬安排住宿,老呂的手連擺直擺,“不需要不需要,我們的小劉早就在7天連鎖酒店訂了房,方便得很”。老呂長時間帶著工程部、管理部的工作人員紮在工地上,四處看、四處問、四處查,經常到了飯點還舍不得走,施工單位熱情地請老呂和下屬一起到飯店吃個便飯,老呂總是一口硬氣的枝江話“不需要不需要,我們單位食堂夥食蠻好”回絕。2017年6月,項目C區內的基坑邊坡支護工程因爲施工難度大,又碰上梅雨季節連續陰雨沖刷,邊坡在施工過程中出現了局部開裂,被老呂在巡查的時候發現了。老呂是個急性子,站在現場就掏出手機挨個兒給施工方現場負責人打電話,要求立即組織整改,不惜停工也要全力恢複到位,消除安全隱患,施工單位想打馬虎眼,多次找機會請老呂“喝茶聊天”,被老呂當著衆人的面毫不留情地拒絕,施工單位見老呂態度堅決,只能老老實實停工整改,直到老呂帶隊驗收合格後才恢複施工。

“老呂這個人,不講情面、固執己見”。無論是面對施工單位,還是在公司內部,老呂總是一副不討喜的“惡人”形象,得罪了不少人。對外,老呂不講情面出了名。2016年,項目示範區工程質量和進度跟不上公司計劃,老呂著了慌,他不顧乙方單位負責人軟磨硬泡、反複說情,嚴格按照合同及相關協議約定,對責任單位執行了罰款處理,該單位負責人至今見到老呂還余悸未消;江南URD項目大小工程繁多,涉及衆多的工程款支付,施工單位爲了盡早拿到工程款,免不了想走後門、搞特殊、打打擦邊球,偏偏碰到老呂明察秋毫又不爲所動,總是好不留情地把一些特殊請求打回去,在老呂那裏,工程款支付必須嚴格以工程進度和合同約定爲依據,如有特殊情況必須經公司會議討論、集體決策才能支付。對內,老呂簡直是一枚不講情面的“小鋼炮”。2016年C區工程基礎選型工作中,他憑著紮實的結構知識以及豐富的實戰經驗底氣,在一標、二標地下室底板的基礎形式選定中據理力爭、力排衆議,堅持建議采用造價低、工期短的天然淺基代替樁基;在C區基坑邊坡工程中堅持調整一二級施工順序,免去打支護樁,最終結果是節約了大量成本;在C區三標別墅的基礎選型上,他堅持建議采取強夯地基,使得該標段工程從基礎到封頂僅用了一個半月的時間,順利達到開盤的進度要求。2017年6月的一次銷售專題會上,營銷部門出于銷售利益的考慮,提出在施工區域內建設實地樣板房的方案,老呂一聽就坐不住了,他在會上當衆表示反對,並從現場安全管理、質量管理、施工進度等方面詳細闡述、冷靜分析,給營銷部門潑了一盆冷水,讓他們不得不把方案推倒重來。老呂的執拗讓人“頭疼”,但結果往往令人欣喜,因爲他的“固執”,兩年來累計爲公司節約成本上千萬。

“老呂這個人,小題大做、一本正經”。老呂把安全生産看得比什麽都重,天天提,天天念,什麽時候都是一副如履薄冰的心態,有人覺得他有點太小題大做。項目A區內的永久性邊坡工程坡勢陡、工程難度大,加上梅雨季節的雨水沖刷,是老呂心裏放不下的一塊石頭,是他24小時重點關注目標,一遇到下雨,哪怕是周末,老呂都要親自帶隊或安排下屬到現場巡查。老呂對安全質量巡查、安全警示教育一刻也不放松,還在施工單位中抓典型、樹榜樣,搞文明工地建設,把大家的弦蹦得緊緊的,他的下屬和乙方單位代表都知道他的一句名言,“幹工程的,要對百姓負責,對曆史負責”。有人覺得老呂太一本正經,一有機會就抓著工程部的年輕小夥子們搞思想教育,搞技術輔導,守著他們寫工程日報,還到處收集各種學習資料搞培訓,他隨時准備好了給部門的年輕員工灌輸他的一套觀念:“我們幹工程的,不嚴謹怎麽行,不與時俱進怎麽搞得好,年輕人不努力怎麽在行業內混得下去”。

“老呂這個人,不顧家庭、沒有情趣”。老呂不是本地人,一個人租住在宜昌,家人都在枝江生活,周末抽得開身才能回家看看。2016年,江南URD示範區建設工期緊、任務重,公司發起了“大戰70天,打響開盤第一仗”的倡議活動,掀起了多輪大戰高潮。老呂帶著他工程部的小夥子們,從7月連續奮戰到10月22日開盤,每天與員工同吃同在,“5+2”、“白+黑”地搶進度,哪怕回枝江只要一個小時,100多天裏他愣是沒回過一次家,帶著他的下屬們個個熬得又黑又瘦,練出了一支“URD鐵軍”。在URD的幾年時間,老呂不是在工地上,就是在去工地的路上,家裏老婆一個人撐著,女兒在外地上大學,他沒空管也沒精力顧,免不了落得些埋怨,但是一提起江南URD啓動區項目建設短短一年半形成規模、半年銷售14億的業績,老呂少見地咧嘴一笑說,“都值了”。老呂對物質生活沒有太高的追求,一個人住在裝修簡陋的出租房,下班了自己買菜做飯,看的還是八幾年的老款電視機,穿著上也不講名牌和高消費,買東西在淘寶網上貨比三家搶“聚劃算”,連他的員工看了都著急。有人打趣說老呂的生活太無趣,老呂卻說,這樣的生活他覺得心裏踏實。

其實老呂本來不黑,也不是生來就一張嚴肅臉。一次部門聯誼,有其他部門的員工大膽提問他怎麽得了個“黑面總監”的外號,50歲的老呂表情有點腼腆又有點複雜,半晌擠出來一句標准的枝江話:“沒得法,責任壓在心裏頭,眼睛裏頭看到的都是問題,臉就不自覺板起來、黑下來了”。

這就是老呂的故事,樸素無華、嚴肅正經,如同他的爲人,或許不那麽討喜,卻在長久的相處中帶著一股幹幹淨淨的正氣紮進大家的心裏。老呂還是常常“黑面”,心裏卻一直亮堂。

 已閱